风筝

(为防止像网易博客一样关掉,只是备份。写于2018年10月27日)

上个周末去了次广州大学城。

还没有来广州,那一年高考前一年,一位朋友给我发短信说,好好努力,考来大学城的学校,大学城很美。然而高考前自暴自弃,并没有考到大学城里去。那时,对外面世界了解得很少,甚至是到高三时才知道上高中是为了考大学的。

2007年的国庆去番禺石碁,初中的好朋友们说在大学城聚会,所以晚上乘地铁到大学城时下车了,他们在地铁站外等着,于是一伙人夜里骑着自行车在外环路上随心随意地狂奔,最后在中心湖边的草地上,躺着,聊到深夜。

那是第一次去大学城。

后来,去过很多次找朋友玩。当朋友们都毕业了,便很久没再去,那时的最后一次去,大概是一些朋友的毕业照那天。近几年由于工作的需要偶尔会去一会会。

最近一次和朋友去,是因为他们结婚前回到学校去转转,让我去给他们拍几张照片,吃个饭。那时是2015年的深秋。

我对大学城并没有太多的向往,我对她是不了解的,或者,是有所遗憾的。当年的年少无知和不努力,让我不再对她有太多的兴趣。

上周末突然兴起,去那时转转,在中心湖走走,晚上再去贝岗村的GOGO新天地看看。可能那里的空气挺好,大学城里人多车多。

下午,在中心湖广场看到很多人在放风筝,被迷住了。各形各色,色彩斑斓,奇形怪状,还有带LED灯光的,大的小的,甚至现在放风筝的线轮都很专业。感慨这个年代早已和我们玩风筝那会不一样了。

90年代中期,还是在念小学的时候,学校每年的重阳节会组织野炊活动和风筝比赛活动。风筝是要自己扎的,为了参赛,我们会提前半个多月准备。去砍专用的竹子,破篾后晒干,根据设想的样子扎好架子,用冬薯粉煲浆糊,粘上到镇上书店才能买得到的纱纸,试飞,调整,直到能飞起来。最后用水彩涂上颜色或直接就素色。在重阳节之前,总要让风筝飞很多次。而这些,都要分在好几个放学后的傍晚才有一点点时间来完成。

有时候做梦,也还能梦见那些时候,放学了,牵着风筝在金黄的稻田间奔跑给风筝试飞的情景。

重阳节的风筝比赛比的是谁的风筝放得高放得远,那时候穷,没买太多的线,所以在小时的重阳节风筝比赛中拿过两次全校第二名的奖。

小学毕业后再没有放过风筝。

但,从初中开始住校的我,直到现在,都像是一只风筝,在飞啊,飞啊,而牵在自己身上的无形的线,是自己对家的思念。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到工作再到现在,自己飞得越来越远。这些年,那条线,似乎越来越松了。

舒婷在她的诗里说过:为向天空自由伸展,我们绝不离开大地。

但,我像是一只风筝,有了线借着风能飞得更高,但线断了便会飘得更远。会飘到哪里,我也不知道。

上个周日,躺在中心湖边的草地上,看着不算蓝的天空中的许多风筝在落日的余晖下闪烁着光彩,我只想到,现在的风筝真好看。

天黑了,大学城里,和平时一样是你想等的那路公交车总是不来,于是从中心湖广场打了个车到贝岗,短短的一路上各种塞车,城里城外的车都挤到那里,两车道的道路,一个车道上停满了车。贝岗的街上挤满了人,都是年轻的学生,商业城里,每一层楼都是各种奶茶店,乱糟糟的环境,和10年前完全不一样。每个年轻的学生都拿着一杯奶茶,或从刚店里排完队买到了三五杯,就连吃饭,都是边吃饭边喝奶茶。–现在的学生,消费能力真的很行。

无聊想起,随意写。

2 条评论

  • 阿柯 2021-08-31 回复

    阳江风筝节也停办两三年了吧,今年疫情,更不会办了。小时候自己做风筝,放风筝,现在玩的东西多了,小孩风筝的兴致真的小了很多。

    • qyuky 2021-09-01 回复

      砍竹、破篾、扎骨架、自己煲浆糊粘上风筝专用纱纸、试飞、上颜色,等等,全部在小学3年级就会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