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但、求其、随便

常常从外面的城市回到阳春,只要不是立即坐车回家的话就会找个小店吃一盘斋捞粉,不必加其他的辅料,就店里的配的酱料就好,2块钱或者3块钱。

在外面很难吃到阳春的捞粉,外面只有汤粉、炒粉,陕西凉粉吃不习惯,还有其他各地各式各样的粉,粤式的肠粉好吃,但始终不是阳春的捞粉。阳春的捞粉,春城的和三甲、双滘的不同,而在双滘的又有永水的和黄江的之分,都好吃。双滘圩的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吃了——小时候去等圩是件令人开心的事情,5毛钱一海碗的捞粉(双滘叫做“玛皮”,音:ma)做午饭能管饱,可以走七八公里的路回家了。近些年由于双滘鸡笼顶的开发,黄江的手工粉是为越来越多的人所知,当然,不同地方的人会认为好吃或者不好吃,但是我们以前是开近二十公里的摩托车去那里吃一份手工粉,点一盅砂仁排骨汤,再加一份猪头肉,配一盘青菜,几个人,三四十块钱,然后就回去。

发现自己对吃这方面没有太多的要求,不会恶心,能吃下去,大概就差不多了。是但?求其?随便?还是没有要求?

用别人的话来说,就是一点追求也没有。

只不过,习惯了自己的活法,凡事都按别人的要求去做,会活得很累吧。

阳春的斋捞粉

 

2017.04.15

2 条评论

  • 阿柯 2017-04-16 回复

    阳春地方玩得最多了,大大小小的山基本都爬过了。但还是喜欢高流河的风姜鸡

    • Qiu 2017-04-16 回复 作者

      这些年在家里少了,阳春的很多景点或者山都没有去过。羡慕在家里的生活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