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交车站的2分钟

气乎乎搞完一个事情,8点半左右去坐公交,在公交车站的长条凳坐下,看到我等的公交车还有6分钟多才到站。于是拿出手机想点个外卖。


一会,一辆公交车停下来,司机大声对某位乘车说下车……这么粗鲁的声音吸引了我抬起头,一看,是私营公交车企业的线路,理解。一会,下来一位年纪比较大的女乘客,提着一大袋行李,急急忙忙,慌慌张张,挺着急又挺无奈的。
看到车站只有我一个人,拿着手机过来问我,说:“靓仔,我找不到扫码乘车的那个地方,以前都是这样按就出来了,给钱的那个码。你帮我看看。”听到这里,我大概明白刚才司机为什么那么粗鲁叫她下车,可能是她刷不了卡,也有可能在门司机怎么找出那个给钱的码。这么晚了,司机肯定赶车,也可能为了不让车上乘客等也可能为了行车安全,不便帮忙。不容易啊。
这位乘客,年纪大了,挺为难的,8点半多了,还没有归家,也挺不容易啊。
但是,她刚才叫我“靓仔”,就凭这一声“靓仔”,我决定帮一下她,这只是一件小事而已。我接过她递过来的手机,是什么手机没细看,反正都是安卓,普通手机,都一样。看到她手机界面上的界面,是微信羊城通乘车码小程序的界面,但是不是界面像苹果系统的微信羊城通乘车码那样简洁(也可能是我好几年没用过羊城通乘车码的原因,对它的界面的印象还停留在最初的样子),它这个界面,有防疫相关内容,有扫码乘车按钮,有更多杂乱的广告,例如贷款,例如领流量(20G呢,挺吸引),还码其他的内容。大概能明白为什么她找不到乘车码了。


现时在广州乘公交和地铁。均要象征性地给公交车司机和地铁安检工作人员亮“绿码”,方可乘车或进站,接着再刷卡或扫码支付车费。对于使用扫码支付车费的乘客而言,需要先找到健康码小程序亮码,再找到乘车码支付车费,麻烦,所以羊城通把健康码和乘车码合二为一,可以在乘车码里看到健康码为绿码,或其他码。这时,先给司机看绿码,然后直接刷这个码支付车费,简单省事。


可能,这位女乘客看到操作不一样了,或不是以前习惯的方式,便不知所措了。在公交车刷卡机狭窄的通道上,短暂的几秒到十几秒的时间里,再加上司机的不耐烦,便很容易让人乱了方寸。所以,她被司机“赶”下车了。科技时代,总不能一刀切,在不断提高社会效率的潮流中,也让各个年龄层、各个知识层面的人共享人类进步的成果,一起拥抱高效。国家层面的政策挺好的,要求互联网应用要有关爱模式,但是,企业却没有做到,更多做到了效益优先,而没有尽到社会责任。这,倒不能说企业错了。例如,广州的穗康码小程序里的关爱版,简单粗暴地把字号放大、图象放大了事,连界面排版都错乱,这叫关爱。企业能做到决策层的领导肯定是知识分子,他们的出发点可能是想当然地认为我能看懂,全世界的人都能懂。这大概就是那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在现代社会的影子吧,俗一点就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因为手机APP的模式都懂,所以我三两下就帮她搞定,并帮她把穗康码小程序的页面的快捷方式及羊城通乘车码的页面的快捷方式添加到手机桌面,还告诉她怎么用,用乘车码一个就可以了,先给司机看绿码,再用这个码支付车费。还和她强调只点这个按钮(有时从桌面快捷方式进入不是乘车码页面,而是上一级页面)就可以了,其他那些骗人的按钮不要点。最后还给她操作演示了几遍。她应该懂了吧,毕竟是她自己的手机,看到了熟悉的界面。


把手机还回给她后,她说了谢谢,就马上到看站牌的线路图,并说不知道还有没有车去中心医院,没有车的话不知道要走路到什么时候(听到这,我惊呆了,6公里多,走路去)。幸好,马上来了去中心医院的车,她也是眼力挺好,车还没进站,远远就看到了是她要坐的车。

这是刚才等车时偶然发生的一个小事情,时间很短促,事情很小,或许就只是时间轴上平静中可能还没到起伏的一个小点点。但回到家里,静静想想,感触良好。


不知怎么也好,这个世界、这个社会,总是好的。愿世界和平。


就凭那一句“靓仔”,我做一回好人。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Mr.Chou
2022-03-15 08:21

就凭那一句靓仔,必须的帮…
之前也帮助过一位不太懂用手机搭滴滴的老人,叫了一台车…

qyuky
2022-03-15 13:11
回复给  Mr.Chou

哈哈哈哈哈,叫了一台车,这个代价值得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