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煲鸡粥

清明前后好像都会感冒一场,今年依然如故。

今晚煲了个鸡粥,不确定能不能吃,无所谓了,吃吃吃。

今天一大早在药店买1000减1的抗病毒口服液,45.8两盒,真是抢劫啊。某东上看到,才11.8元/盒…心疼钱。于是,下午就在京东下单了,3盒总共才25.8元,感觉以后对药店有阴影了。

吃着鸡粥,想着第一次吃鸡粥,大概是2002年的时候了,七一之前镇上的文艺汇演活动,我们学校派出两个节目,其中一个便是我们的舞蹈,记得跳舞用的歌曲是《愚公移山》,晚上节目完了之后,带队表演的老师们请我们吃宵夜,那便是一大锅鸡粥,太好吃了。平时,有肉粥吃的,都是瘦肉粥,极其难得才吃一回。鸡啊,都是过年过节奉完神后才有得吃,或者家里来了亲戚、客人,才会吃上一回,都是白斩鸡。——哪能奢侈到吃鸡粥。

后来,日子慢慢好起来了,至少吃穿不愁,慢慢地,吃的东西多了,便觉得,能吃饱肚子就满足了,其他也不再想。

以前,难得是满足,现在,平平淡淡是满足。

可是啊,能满足吗?压力这么大。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